1)古埃及文字的破解


在讲述破解过程之前,让我们先来看一下古埃及文字是长什么样的:


不知大家看了有什么感受?

觉得很漂亮是不是?觉得这些小人啊小鸟啊画得很生动是不是?

对于用惯了字母文字的欧洲学者来说,这种华丽丽的文字实在是太有个性了。大多数人都想当然地认为这是一种象形文字,本质上是用一幅幅图画来传达信息。于是,他们运用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对古埃及文字做出了各种诠释。生活在公元500年左右的赫拉波罗(Horapollo)写了一本关于埃及象形文字的书《埃及象形文字》(Hieroglyphica)。作者在书中论述道,在埃及象形文字中,兔子符号的意思是“张开”,因为兔子的眼睛永远是张开的。秃鹫符号的意思是“母亲”,因为所有的秃鹫都是雌性的。

由此可见,古代欧洲人对于古埃及文字的理解基本上处于胡乱臆测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就算你觉得别人是在胡乱猜测,也很难拿出有力的证据进行反驳。对方多半会翻翻白眼冲你来一句:“你行你上啊,不行就别哔哔。”

人们第一次真正看到破解古埃及文字的曙光,要一直等到1799年。

在这一年,法国军队在埃及的罗塞塔发现了一块石碑,上面用三种不同的文字刻了三段话。第一段文字是古埃及象形文字,第二段是一种完全陌生的文字,第三段是人类仍然在使用的希腊语。人们很快意识到,这三段文字的内容应该是完全相同的,一段宝贵的有双语对照的古埃及文字被发现了!

罗塞塔石碑现存大英帝国博物馆,是这个样子的:



罗塞塔石碑被发现后,人们对古埃及文字的破解充满了信心,各路学者唯恐自己的手不够快,被别人抢先发表破解成果。

但事实上……十几年过去后,各国学者们还是没能对罗塞塔上的古埃及文字说出个所以然。

所以说,就算有了双语对照的文本,破解古代文字仍然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最后,破解者们终于在古埃及文字中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法老的名字。有人可能会问,既然没人看得懂古埃及文字,你怎么知道哪些字符是法老的名字?

在古埃及文字中,法老的名字都是写在一个特殊的椭圆形徽章中的。法国人根据这个椭圆形徽章的外形,将其命名为“Cartouche”,意为“弹壳”。下图是从一座埃及方尖碑上截取下来的文字,其中的椭圆形符号里写得都是法老的名字:

放大后看是这样的:


长话短说,通过比较双语对照文本中法老名字出现的位置,学者们就像玩连连看一样,逐渐掌握了一些法老名字在古埃及文字中的写法。这也是破解古埃及文字的第一步。

这个时候,最终破解古埃及文字的英雄,法国人尚博永(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终于出场了。

这个时候的尚博永,还是认为古埃及文字是一种表意的象形文字,即每一个埃及字符均为一个独立的单词,表达一个单独的意思。这样说来,在罗塞塔石碑上,表示同样一段话所用的希腊文单词数与埃及文字字符数应该大致相等。然而,尚博永发现,486个希腊单词所对应的埃及字符竟然多达1419个。就算考虑到不同语言之间表达上的差异,他们之间也不应该有这样大的差距。

此时的尚博永虽然也没有立即放弃埃及文字是表意文字的想法,但也渐渐开始考虑埃及文字实际上是一种部分表音文字的可能性。尚博永找来了了托勒密(Ptolmes)和克莱奥帕特拉(Cleopatra)这两个名字的埃及文字写法。由于起这两个名字的法老均为希腊人后裔,在古埃及文字中属于外国人的名字,所以尚博永推测这两个名字的古埃及文字中写法是用特定的符号将其读音拼出。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两个名字中有四个共同的字母:p、o、l和t,通过比较这两个名字应该可以马上推断出这四个字母所对应的埃及象形文字写法。


首先从Cleopatra名字来分析,根据Cleopatra这个名字的读音,第一个三角符号应该是k,不过这个字母在Ptolemy的名字中没有出现,无法得到验证。三角符号下面是一只狮子,那么这个狮子符号代表的应该是字母l的读音。同样的狮子符号也出现在了Ptolemy名字中的第四个字符上,这也与Ptolemy这个名字中l这个出现的位置相吻合。按照这个原则继续推断下去,第三和第四个符号的读音应该分别为e和o,其中第四个符号也同样出现在Ptolemy名字中的第三个位置上,又与这位法老名字中o的位置相吻合。接下来第五个符号就是Ptolemy名字中的第一个符号,毫无疑问,这个符号的读音为p。

尚博永通过这种方式确定,埃及历史上外来法老的名字都是用一种由特定埃及文字组成字母表拼写而成的。他所比较的两个名字中,所有的字母都得到了完全的吻合,只有t这个字母是个例外。在Ptolemy和Cleopatra这两个名字中,t是用两个不同的符号表示的。尚博永并没有被这个小小的瑕疵而吓到,而是简单的假定这两个符号都可以表示t的读音,就好像英语中c和k可以表示同一个读音(例如Coat和Junk)。

为了验证自己的理论,尚博永又找来了一个还没被认出的法老名字:

根据之前得到的部分字母表,尚博永知道这个名字的拼写应该是:

Al_se_tr_

熟知埃及历史的尚博永立刻看出 ,这个名字的主人必然是著名的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希腊文为Aléxandros)。通过这个名字,尚博永又得到了字母表中三个新的字母,第三、第六和第九个字符的读音应该分别是k、n和s。

就这样,随着一个个法老的名字被尚博永解读出来,一张原本模糊的由埃及文字组成的字母表开始在他面前逐渐呈现出来。古埃及文字的破解工作到这里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不过,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古埃及文字的破解仍然看不到什么希望。因为就算尚博永拿着这个字母表翻来覆去地研究,充其量也只是能在浩瀚的埃及文字中多辨认出几个外国法老的名字而已。

直到有一天,尚博永看到了下面这个名字:

第一个符号是太阳,尚博永并不知道它的读音。但他知道在科普特语(Coptic)中,太阳这个词读作“Ra”或者“Re”。而科普特语是古埃及语发展的最终阶段,曾经在埃及被广泛使用。阿拉伯人在七世纪入侵埃及后,这种语言就开始慢慢消失,变成一种仅在科普特人教堂里使用的宗教语言。而对各种语言感兴趣的尚博永在小的时候碰巧就学会了科普特语(天时地利啊!)

假定太阳符号读作“Ra”后,从之前破译的字母表中尚博永知道最后两个符号应该表示“s”的读音。把这两个读音加在一起,这个法老的名字应该是:

Ra__ss或者Ra__ses

很明显,这是一个在古埃及历史中很出名的名字:拉美西斯(Rameses)。

虽然尚博永之前曾经用类似的方法辨认出了很多法老的名字,但这一位法老与之前被识别出的法老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之前被辨认出来的名字都属于希腊或罗马统治时期的法老,而拉美西斯是来自于埃及本土的法老。

这就是说,埃及人并不是只有在书写外国人名字的时候才逼不得已用上了拼音的办法,就连本国法老的名字也是用象形文字拼出。也许,埃及象形文字并不是真正的“象形文字”,而是一种像法语、英语一样的表音文字。

1822年9月27日,在法兰西文学院(Académie des inscriptions et belles-lettres)召开的会议上,尚博永向在场的学者们公开了自己的发现。

尚博永第一次提出,表音的拼写方式并不仅仅存在于罗马或者希腊统治时期的法老名字中,它同样也用于书写前罗马时期埃及本土法老的名字。这种表达方式也不仅仅局限于拼写法老的名字,而是被大量用于古埃及语的普通词汇中。

换言之,埃及象形文字是一种集表音(Phonetic)、表意(Ideogram)两种系统为一身的复杂书写系统。

表意的部分就像这样:


前三个字符的含义分别是牛、水和儿童。第四个字符描绘的是一张船帆,意为“风”或者“呼吸”。

如果埃及文字都是由像这样的图画式字符组成,那么它也就不需要被破解了。事实上,在埃及文字中这种直观的表意字符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而剩下的部分就是困惑了欧洲学者们二十多年的表音字符。下面的表中就是埃及象形文字中的单辅音字母表:



认识到古埃及文字的这种表达原理,加上从法老名字中得到的字母表,再参考古埃及语的后裔科普特语中的词汇读音,古埃及文字就这样被成功破解。

2)线性文字B(Linear B)的破解

文特里斯(Michael Ventris)在1953年对线形文字B的破解是在没有任何双文对照的情况下完成的,靠的纯粹是严密的逻辑和推理,因而也被很多人认为是自尚博永破解古埃及文字以来所有古文字破解中最精彩的一个。

线形文字B的发现始于德国人谢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的发掘工作。长久以来,人们认为《荷马史诗》中特洛伊战争等情节只不过是神话传说。但谢里曼于1872年在土耳其出人意料地发现了特洛伊城的遗址,从而将荷马史诗由文学作品变成了历史。在接下来的20多年中,人们在希腊的迈锡尼等地发现了大量的手工艺品,表明在希腊黑暗时代之前(Greek Dark Ages ca.1100BC-800BC)这里还存在过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

1900年,英国考古学家伊文思(Arthur Evans)在克里特岛找到了该文明留下的文字记录。Evans根据这些文字形状上的差异,将它们分成了三类:原始的图画文字、线形文字A和线形文字B。其中线形文字A与线形文字B中虽然有很多字符是相似的,但显然是两种不同的书写系统。

线形文字B是这个样子的:

对于失传的古文字,我们可以根据对其了解的程度分为三类:1)用未知符号记录已知语言的文字;2)用已知符号记录未知语言的文字;3)用未知符号记录未知语言的文字。

显然,破解前两种文字的难度要小于第三种。比方说埃及文字就是一种用未知字符(埃及象形文字)记录一种已知语言(古埃及语)的文字。虽然古埃及语已经失传,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研究古埃及语现存的近亲语言来进行破解工作。在尚博永的破解工作中,他的科普特语就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而线形文字B在被发现的时候,属于第三类古文字,即用未知符号记录未知语言的文字。并且线形文字B也没有罗塞塔石碑这样的双语对照文本供学者研究。按照一般人的思维方式,这种文字看起来根本就是不可能被破解的。

但是美国女性考古学家科贝尔(Alice Kober)就是在这种看似无处下手的情况下,对这种文字进行了精妙的分析,并得出了几个重要的结论。

下面的推理内容有些烧脑,建议大家在头脑清醒的时候阅读:

科贝尔发现,在线形文字B中有一些特定的字符组反复出现,每次出现时只有最末尾的一两个字符不同,而前面的部分则完全相同。她推断在这种语言中,词语会随着时态、主语人称的不同而对词尾进行改变,这些字符组中前面不变的部分就是词语的主干,而后面变化的部分则是不同的后缀。就好像英语中“Love”这个单词,第三人称单数时需要变形为“Loves”,而在表示过去式时变形为“Loved”。

下面是科贝尔整理出的两个单词的三种不同变形:

在此图中,科贝尔认为位于左侧一列的三组字符为同一个单词的三种不同变位形式。同理,右侧一列的三组字符为另一个单词的三种不同变位形式。

不过,形式1和形式2中的第三个字符似乎显得非常的突兀,它好像既不应该属于词干,又不应该属于词尾。如果它属于词干的一部分,那么在形式3中不应该消失,因为一个词的词干是不会变化的。如果它属于后缀的一部分,那么它与后面符号组成的后缀在每一个单词后面都应该是固定不变的,但到了单词2中却又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

科贝尔通过一个巧妙的假设解决了这个矛盾。科贝尔推测在线形文字B中,每一个字符都代表一个“辅音+元音”的音节。日语的平假名就是这样一种每个字符表达一个音节的书写系统。和直观的字母文字不同,在这种音节文字中,只要辅音和元音中改变一个,新的音节就会用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字符表示,无法再看出两个字符其实共享了一个元音或者辅音。例如日语中的“か”表示“ka”这个音节,其中只要辅音或元音任意改变一个,就会需要写成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字符,例如“さ(sa)”或者“け(ke)”。

假设我们现在发明了一种新的音节文字,Sadanu、Sadani和Sadu中出现过的几种音节分别用下面的符号来表示:

在线性文字B中碰到的模式在这里又一次出现了,形式1和形式2中的圆圈看起来既不属于词干,又不属于词尾的后缀。而正确的解释是,圆圈符号所代表的音节da中,辅音d属于词干,而元音a来自于后缀。当词干的最后一个字母d碰到后缀第一个字母a时,就组成了圆圈这个连接音节。


就这样,科贝尔根据这些推理出来的符号间的关系一步步建立起了一个包含10个字符的表格。在表格中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符号共享了同一个元音,那一些共享了同一个辅音,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共享的是究竟是哪一个元音或者哪一个辅音。

如果科贝尔的工作继续下去,很有可能最终会破解这种文字,但可惜她于1950年因肺癌去世,而破解线形文字B的历史使命最终是由一位英国人完成的。
 文特里斯(Michael Ventris)是一位英国建筑师,从小就着迷于各种古代文字。在科贝尔去世后,文特里斯使用科贝尔的方法进一步扩展了她的表格,得到了更多字符之间的关系:


表格上方的V1-V5代表的是不同的元音,左手边的C1-C15代表的是不同的辅音。这张表中的每一个字符都代表着一个音节,位于同一列的字符有着同样的元音,而位于同一行的字符有有着同样的辅音。如果还是不大明白,大家可以去对照一下日语中的五十音图,相信马上就明白了:



有了文特里斯这张表格,应该很容易能够破解这种文字了吧?当然不是。

因为虽然被填入表格的字符越来越多,但对于每一个字符究竟代表哪一个音节,还是没有人能够知道。得到这张表格,只是通向破解之路的第一步而已。好在文特里斯并没有在这里停下来,而是通过进一步分析,得出了两个关键的结论:

第一,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认为在线形文字B中,所有的符号都是代表一个“辅音+元音”的音节。而文特里斯却认为,一定存在着只代表元音的符号,否则一些以元音开头的单词将无法表示。这些符号应该是可以被分辨出来的,因为它们只出现在词首。最终,文特里斯找到了绝大多数情况下出现在词首的两个符号,并认为这两个符号表示的只是某个元音,而非音节。


第二,文特里斯注意到有三个单词在已发现的线形文字B中不断出现:08-73-30-12、70-52-12和69-53-12(这些数字是学者们为方便交流,给线形文字B字符起的数字编号)。文特里斯猜测这三个词可能代表着三个地名——没有任何理由,纯粹是直觉。

文特里斯已经知道08这个字符代表的是某个元音,而唯一以元音开始的重要城市只有阿姆尼索斯(Amnisos),所以08-73-20-12所代表的音节有可能为a-mi-ni-so。在文特里斯的表格中,73和20这两个字符也确实是共享一个元音,这大大的鼓舞了文特里斯。知道了12所代表的音节为so,而根据表格中字符之间的关系,第二个地名中的70、52和12号字符应该有着相同的元音,文特里斯推断出第二个地名应该是ko-no-so(科诺索斯)。利用同样的方法,文特里斯又推理出第三个城市的名字为tu-li-so(图里索斯)。

有了这8个字符的读音,再加上它们与表格中其他字符之间的严密关系,其他字符的读音很快就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被一个个的标识出来。

根据字符的发音,文特里斯试着读出碑文中的单词和句子时,他惊讶的发现,线形文字B记录的语言竟然是……希腊语。

3)玛雅文字的破解

照例先上图:

不知道大家看了上面的图片有什么感想。与前面两种文字相比,玛雅文字是不是更加“不像是一种文字”?

线形文字B是由规律的、高度抽象的符号组成,这一点让人很容易接受它们是一种文字。埃及象形文字虽然看起来也像是一幅幅图画,但由于埃及紧邻欧洲大陆,欧洲人对于埃及的历史文化都十分了解,就算看不懂古埃及文字也不会怀疑它是一种文字系统。

而在美洲发现的玛雅文字就不同了。它看起来实在与世上其他的文字天差地别,图案的复杂程度甚至超越了埃及文字,怎么看都更像是美术作品而不是文字系统。此外,数千年来美洲与欧洲被大西洋隔开,欧洲人对玛雅人的历史一无所知。玛雅人的社会如何组成及运作,这个文明是否有自己的书写系统,都要被打上一个问号。

不同文明之间的碰撞总是会产生很多故事。在科幻小说中,经常有比地球文明先进得多的地外文明带着反重力飞船、激光武器突然造访地球,对地球文明发起毁灭性的打击。对于十六世纪的美洲大陆的玛雅文明来说,现实比科幻小说中的情节还要残酷。说着古怪的语言、带着马匹和火枪从天而降的西班牙人对于玛雅人来说,完全就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入侵者。只不过在科幻小说中,地球人往往能反败为胜,而在残酷的现实中,玛雅人却一败涂地。

在征服美洲的过程中,西班牙人虽然发现玛雅人拥有一种奇特的文字,但他们对此并不感兴趣,只是把它看成是一种异教徒的原始文字。主教兰达(Diego de Landa)将这些异教徒的文字统统收集起来并付之一炬。在这场文化浩劫中,只有四本手抄本书籍幸存下来,它们要在接下来的几百年中才会被世人陆续重新发现。从1810年开始到19世纪中叶,这四本手抄本中的三本,德累斯顿手抄本、马德里手抄本和巴黎手抄本接连被人发现。格罗列尔抄本(Glolier Codex)则要到20世纪70年代才被找到。

下面是德累斯顿手抄本中的一页,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前三份手抄本被发现的时间刚好就是埃及文字被尚博永破解的年代。受到这一鼓舞,研究者们对于玛雅文字的破解充满了信心。但由于残存于世的文件数量过于稀少,又缺少双语对照的文件,玛雅文字的破解工作进展一直非常缓慢。

人们对玛雅文字认识的第一步是从它的数字系统开始。拉菲内格(Constantine Rafinesque)注意到在玛雅文字中有很多圆点和横线组成的字符,而圆点的数量从来都不超过四个,因此每个圆点代表数字“一”,而横线代表“五”。数字“一”就用一个圆点表示,“二”就用两个圆点表示,“七”就写作两个原点加一条横线。零则用一片椭圆形的叶子来表示。

与世界上大多数民族使用十进制不同,玛雅人在计数时使用了二十进制。玛雅人写数字时由上至下,每一个数字所代表的数量取决于它所处的位置。位于最下面的一个数字处于个位,在这一位上,每一个圆点代表一。而个位上面的一个数字中,每一个圆点代表二十。依次类推,位置更靠上的数字中,每一个圆点分别代表四百和八千。

下面是玛雅文字中二十进制的数字示例,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除了计数系统之外,学者们对玛雅人所使用的历法系统也渐渐有所理解。弗斯特曼(Ernst Wilhelm Forstemann)通过对三本手抄本和主教兰达写的一本的《尤卡坦纪事》的反复研究,解读出了玛雅人所使用的历法系统。

玛雅人使用了几套复杂的历法来计时。在历法“Haab”中,一年有18个月,每个月有20天,另外再加上年底的5天,一年共有365天。而另一套历法“Tzolkin”中,一年只有13个月,总共有260天。这两套历法每52年重合一次,因此玛雅人认为每52年为一个轮回,这有点类似于中国纪年方法中天干地支每60年一个轮回。

52年用来记录一个人的的生命已经差不多够用了,但如果要记录几千年之前的事情,玛雅人就会使用第三套被称为长纪年历(Long Count)的历法。在长纪年历中,玛雅人以神话中世界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天作为起点,每天叫做一个Kin,每二十天叫做一个Uinal,每十八个Uinal叫做一个Tun,每二十个Tun叫做一个K’atun,也就是7200天,每二十个K’atun叫做一个B’ak’tun,即144000天。

使用这套历法,任何一个日期都可以被写成由五个两位数组成的形式,例如:

13.0.0.4.5

上面的看起来有点像IP地址的这组数字表示的是自世界被创造之日起,过了13个B'ak'tun,0个K'atun,0个Tun,4个Uinal,5个Kin(即5天)之后的日子。

玛雅人的这套长纪年历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它不以某个统治者的登基作为参照,而是以神话中世界的起点作为不变的参照物,精确的记录下历史上每一件事所发生的日期。不过,在清楚了玛雅人历法的规则之后,我们还需要确定这套历法的起点究竟是哪一天,否则就无法将玛雅人的历法转换为当今世界通用的格里高利历法。

通过对比《尤卡坦纪事》中所记录的同一件事所发生的玛雅日期以及公历日期,人们推算出玛雅长纪年历中的0.0.0.0.0相当于公历中的公元前3114年的8月11日。
根据玛雅人的长纪年历,我们今天生活在第14个B’ak’tun中。之前的第13个B’ak’tun已经在2012年的12月21日结束,这也就是所谓的2012世界末日的出处。通过这种方式将2012年12月21日与世界末日联系起来,是一件非常无厘头的事情。尽管无厘头,但这种说法偏偏就是很多人信,怎么解释都没用。(就好像那个著名的帖子里说的:“你前面写的这些我都看得懂,但是这只鸽子为什么他妈的这么大?”)
在发现了玛雅人的计数系统和历法后,人们面对玛雅文字系统这个真正的难题又一次束手无策了。人们所做的只能是尽量将所发现的玛雅文字进行整理和归类,试着在其中发现什么线索。在这一方面,英国人汤姆森(Eric Sidney Thompson)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将玛雅文字中各种异体字进行整理归类并进行编号,并将这套编号系统变成了学术界研究玛雅文字的标准工具。

在埃及文字的破解过程中,众学者们曾经被埃及文字漂亮的图案所迷惑,没能及时地意识到这是一种部分表音的文字。玛雅文字的研究工作在埃及文字破解之后才展开,按说不应该重复这种已经犯过的错误。在《尤卡坦纪事》中甚至有一页给出了玛雅文字与西班牙字母之间的对应关系,被称为德兰达字母表(de Landa alphabet):


这个字母表仿佛在暗示玛雅文字是一种字母文字。但是当学者们试着用上面的字母表去破解玛雅文字时,却无法得到任何有意义的结果。于是大家逐渐又开始倾向于认为玛雅文字是一种纯粹的表意文字。

玛雅学权威的汤姆森就是表意派的领袖,他拒绝接受一切玛雅人可能是表音文字的观点。我们可以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汤姆森的观点。玛雅文字中的表示“西方”的词由一只手和一个太阳图案组成。汤姆森认为,“手”的图案在玛雅文字表示“完成”或者“结束”,因此这个词应该被解读为“太阳结束的地方”,即“西方”。
就在汤姆森率领表意派统治学术界的时候,在世界的另一端,一位苏联人却对同样的玛雅文字做出了截然相反的解释。

这个苏联人的名字叫做科诺罗佐夫(Juri Knorozov)。科诺罗佐夫踏入玛雅学领域的过程比电影情节还富有戏剧性:他作为一名红军战士在1945年攻入了纳粹德国的首都柏林,并在柏林图书馆中得到了一本包括了玛雅文字三份手抄本的书籍。返回苏联后科诺罗佐夫进入了大学学习并开始了对玛雅文字的研究。此时正值美苏对峙的冷战时期,科诺罗佐夫并不能像西方的学者经常交换观点,了解玛雅学领域的最新进展。不过,这也恰好使得他能够远离各种不正确的见解,从而独立的发展出自己的观点。

科诺罗佐夫认为,玛雅文字并非是百分之百的表意文字,而是一种表音和表意相结合的混合文字。对于玛雅文字中“西方”这个词,科诺罗佐夫给出了与表意派领袖汤姆森完全不同的解释。在现存的玛雅语中,“西方”这个词读作Chik’in,而对应的由手和太阳符号组成的玛雅文字中,位于上方的手读作chi,位于下方的太阳读作kin,组合起来就是刚好就是玛雅语中“西方”这个词的读音。在这里,手和太阳符号的出现都与其本意无关,而仅仅是借用他们的发音来拼出第三个词的发音。除此之外,科诺罗佐夫还举出了其他一系列的词语为例来证明自己的观点。科诺罗佐夫也指出,德兰达字母表中所写下的西班牙语字母代表的每一个玛雅字符的近似发音(字母需要用西班牙语读出)。

科诺罗佐夫的成果在1952年发表后,汤姆森出于对于共产主义国家的偏见,对科诺罗佐夫的进行大肆攻击,国际上很多学者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受他的观点。科诺罗佐夫虽然得出了正确的结论,但这个结论却暂时只能躲在冷战铁幕之后。

在同一时期,另外一个美国人也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发现。不过这一发现更多的是针对玛雅历史,而不是玛雅文字。美国女性学者塔提亚娜-普罗斯古利亚可夫(Tatiana Proskouriakoff)在Peidras Negras的古玛雅遗址前发现了一系列的石碑。这些石碑可以分为七组,每一组石碑中的第一块都描述了相似的场景:一个神像坐在壁龛,他的下方是一条梯子,刻在石碑上的玛雅文字中包含了一系列的日期。 

从这尊神像和刻在石碑上大量的日期来看,大多数学者认为石碑上所刻的文字描述的都是天文或者宗教有关的内容,但塔提亚娜却在看似纷乱的石碑群中发现了一个特殊的规律。在每组石碑的第一块当中,有一个日期总是伴随着一个特定的玛雅文字出现,塔提亚娜将这个符号称之为“倒立青蛙”(Upended Frog)。在这个与倒立青蛙符号相对应的日期之前,总是会出现另外一个特定的符号,塔提亚娜将其称之为“牙痛”(Toothache)。这位细心的女性学者发现,倒立青蛙与牙痛符号所对应的日期之间的距离总是在12年到31年之间,而每一组石碑所记录的时间长度都不会超过64年。

塔提亚娜提出了一个简洁而又合理的解释,在石碑中所出现的人物并不是神,而是登基的君主。石碑文字中牙痛符号所对应的日期为君主的出生日,而倒立青蛙符号所对应的日期为君主的登基日,也就是说这些石碑中所记录的君主分别是在12岁到31岁之间登位。每一组石碑记录的分别是一位君主的生平,所以其时间跨度从未超过64年。所以说这些石碑所记录的并非神话和天象,而是玛雅人自己的历史。

塔提亚娜对玛雅人历史的重新发现,以及科诺罗佐夫所提出的表音原则,极大的推动了玛雅文字的研究。如果说尚博永是是一个孤胆英雄式的破解者,那么玛雅文字的破解就是一个体现集体智慧破译过程。通过对现存玛雅语言的比较和研究,学者们得以抽丝剥茧般的逐渐解读出一个个玛雅文字的含义。目前,虽然对于个别字符的含义仍然存在着异议,但主流学术界认为现存于世的玛雅文字约有85%的内容可以被正确的解读出来。因此我们可以说,玛雅文字已经被破解。
===================== 分割线====================

如果看了上面的三个故事还不过瘾,答主的一本小书《破解古文字的故事》已在多个电子书平台上架:


这不是一本很厚的书, 折算成纸质书大概是80页左右的样子。希望它能陪你度过两个小时的愉快时光。

这本书在本篇回答的基础上:

  • 增加了另外两种古文字的破解故事(古波斯楔形文字和乌加里特楔形文字);
  • 补充了埃及象形文字破解中更完整的细节(比如评论区一位朋友提到的埃及文字中的限定符),以及破解古文字的通用思路;
  • 增加介绍了四种至今尚未破解的古文字,以及它们的故事;
  • 最后穿插了一个彩蛋:科学家们特意设计给外星人来『破解』的一段文字。
最后附上几个主要平台的购买地址:

 Kindle:amazon.cn 的页面(版本更新,暂时下架)
豆瓣:douban.com 的页面 (版本更新,暂时下架)
多看:破解古文字的故事【下载 在线阅读 书评】 (版本更新,暂时下架)

谢谢大家的支持!
(作者/書是活的-教養部落客 澤爸)自稱為「澤爸」、專業親職講師的他,原本是在科技公司的上班族,看見孩子犯了錯就火冒三丈!但是有天,在孩子的哭泣中,他突然想到:「我為什麼要用如此兇狠的臉,面對我最愛的人呢?」透過反思與調整,澤爸成為網路轉貼最多的親子教養部落客,媽媽們最想TAG老公的教養內容!

他覺得下班回家看到孩子,變成每天最重要的事情。他喜歡跟孩子打鬧遊戲、喜歡與孩子聊天、喜歡反問孩子問題、喜歡被孩子依賴的感覺,用愛來擁抱孩子,與孩子一起成長,鼓勵爸爸們一同照顧孩子,努力當個上班族「好爸爸」。

對於孩子惱人的情緒,他建議掌握教養四大面向,把從容變成習慣,引導孩子「還原現場」,釐清情緒(整個工程師上身!),分享讓孩子變得自動自發、開朗豁達的魔法SOP。

【身處科技業的澤爸,理工科思維,為父母畫出一張SOP路線圖】
看看情侶、家人間是否也適用?XD

在沒有孩子之前,我其實認為從小接受的打罵教育並無不妥,畢竟,自己也是在父母「不打不成器」的教養框架下長大,而且一路走來,人格發展上也沒有什麼偏差,讓我誤入歧途。

有一次,當時才兩歲多的澤澤犯了錯,我對著他很兇的大吼一聲:「你這什麼態度?」澤澤先是被我的吼聲嚇到愣了一下,接著哭起來。澤澤的哭聲對當時正處於暴怒的我而言,如同火上加油,被哭聲更加激怒的我,就像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我帶著熊熊怒火,一手就把澤澤扛了起來往廁所裡去。

小小的空間裡,迴盪著澤澤宏亮的哭聲,我必須不斷提高訓斥的音量,才能壓過他的哭吼。當我的怒氣再度飆到頂點時,澤澤哭著哀求:「我不要爸爸這麼兇!」此時,我微微的抬起頭看到鏡子裡的我,漲紅著臉、面露兇相、劍拔弩張,那張臉,連我都快不認得了。

看著鏡中那個陌生的我,再轉頭看看澤澤充滿恐懼與驚嚇的臉龐,我心想:「我為什麼要用如此兇狠的臉,面對我最愛的人呢?」於是,我緩緩的推開門,從廁所走了出來,澤澤立刻奔向媽媽哭訴著:「嗚嗚嗚……我怕爸爸!爸爸好可怕!」伴隨著澤澤的哭聲與老婆的安撫,複雜的思緒在我腦中不斷交錯浮現。

「如果教養是為了讓孩子更好,為何要讓孩子感受這般恐懼?」就在霎那間,我突然領悟了。教養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孩子好,然而打罵孩子這些魯莽的舉動與言語暴力,卻讓孩子充滿驚恐,而這種「驚嚇」與「恐懼」的氛圍,又如何能引導孩子正面思考,往正途前進呢?

於是我終於看清,原來父母所表現出讓孩子產生害怕與恐懼的行為,其實只是對於無法掌控孩子的情緒宣洩,然後再用「爸爸這麼做都是為你好」來包裝與掩飾自我的不安與愧疚。

澤爸認為親子教育,可從四個面向談起:情緒、溝通、教養,每個面向都有基本原則可遵循。

例如,關於【情緒】,我們不只要面對孩子的情緒,更要顧及大人的情緒。

◆孩子當然可以哭鬧

每個人都有生氣、難過等負面情緒的時候,大人或許知道用運動、消遣、抱怨等方式宣洩,但孩子不知道要如何表達,也不知道該如何發洩,當有負面情緒的時候,就只會哭鬧。所以我們要把孩子哭鬧的行為視為常態,而非抱怨「怎麼又在哭了!」有了這個認知和心態,不管面臨任何情境,都可以採用正面的心態去處理孩子的哭鬧與失控。

情緒本身沒有對錯,只有發洩情緒的方式,會不會影響到他人而已。孩子當然可以哭鬧。但更重要的是教導孩子,如何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正確的宣洩情緒

當孩子哭鬧打媽媽時,請跟孩子說:「你打媽媽,媽媽好痛喔。不可以打我,不然你搥枕頭好啦!」

當孩子在大庭廣眾下大哭大叫,請跟孩子說:「你這樣大叫會讓別人不舒服,走,我陪你去沒有人的地方哭。」

◆不要在孩子哭鬧時講道理

當負面情緒掌控行為時,只會讓人感覺煩躁與激動,此時的我們,耳朵是關起來的,聽不進任何道理。然而,當我們對著正在哭鬧的孩子講道理時,若孩子的反應是不想聽、沒在聽或頂嘴,只會讓我們更加生氣而已,所以,何必白費唇舌呢?不要在孩子哭鬧的時候講道理,當下只要先安撫孩子的情緒就好。

依照澤爸的經驗,當孩子哭鬧時,我們可以對孩子說一句神奇咒語:「我陪你哭完。」來安撫孩子的情緒。這句神奇咒語有兩個意涵:「同理」與「陪伴」。父母同理孩子可以有負面情緒想要宣洩,而且讓孩子知道在這個過程中,爸爸媽媽會一直陪伴著你。當孩子感受到爸爸媽媽的理解,與願意陪伴自己時,很快的就可以從哭鬧中平復情緒。

◆「換手」「離開」與「沉默」,面對孩子的哭鬧

除了孩子的情緒,父母的情緒也不能忽略。當我們用負面情緒面對孩子,只會被情緒綁架行為與言語。當你怒氣沖沖、一觸即發的時刻,很有可能言行失控,不管是打罵、威脅或羞辱孩子,往往會造成孩子身心上的傷害,更加破壞了親子關係。大人的價值,在於比孩子更懂得情緒管理。

當我們自知正處於暴怒狀態,面對孩子哭鬧時,可以「換手」「離開」與「沉默」。「換手」,就是請另一半或他人處理孩子的狀況。「離開」,意即遠離是非之地,等情緒平復之後再回來繼續溝通。「沉默」,則是當沒有人可以換手或當下無法離開孩子時,至少可以選擇沉默,不要隨著孩子的哭鬧起舞,請自行調節呼吸與情緒,等冷靜下來再做反應。

◎爸爸經不碎唸

對孩子講道理,最好要在事件發生的當下就處理,假使先記在心裡,等回家再「算帳」,其實已經沒什麼用了,因為孩子搞不好都忘啦!

原文轉載自:讓孩子在情緒中學會愛!澤爸的親子教養關鍵,為父母畫出處理情緒的SOP圖。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來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digireply@tvbs.com.tw或上 T談談

1. 不害怕別人成功

成功人士不害怕別人的成功,

也不怕別人複製自己的成功。

成功人士反而會幫助還沒成功的人,

希望他們也能成功。

 

失敗的人只想打擊別人,好讓自己成為最優秀的人。

 

 

2. 明白變幻才是永恆

成功人士不怕面對挑戰,不斷學習新事物。
失敗的人害怕挑戰,拒絕改變,

只會故步自封,最終失敗。

圖說明

 

 

3. 不浪費時間道人是非

成功人士愛與人討論新的點子。

失敗的人卻花時間談論別人的是非。

圖說明

 

 

4. 絕不卸責

成功的人勇於承擔過錯。
失敗的人卻總是卸責,

往往說「不關我的事」,把矛頭指向他人,

永遠都不懂如何在失敗中學習和成長。

圖說明

 

 

5. 好學不倦

成功的人求知欲高,對新事物好奇。

 

失敗的人像是井底之蛙,

不會主動追求新事物、新知識,常局限了自己的發展。

圖說明

 

 

6. 真誠地稱讚和感謝別人

成功人士毫不吝惜自己的讚美,

並且真誠地從內心感謝別人付出的努力。

 

失敗的人總是批評別人。

圖說明

 

 

7. 常寬恕別人

成功者懂得寬恕和包容。

 

失敗的人總是記仇與小器,

就算別人道歉,也絕不輕易原諒對方。

圖說明

有賺一億的欲望,卻只有一天的耐心

一位立志在40歲非成為億萬富翁不可的先生,在35歲的時候,發現這樣的願望根本達不到,於是放棄工作開始創業,希望能一夜致富。五年間他開過旅行社、咖啡店,還有花店,可惜每次創業都失敗,也陷家庭於絕境。

他心力交瘁的太太無力說服他重回職場,在無計可施的絕望下,跑去尋求高僧的協助。高僧瞭解狀況後跟太太說:「如果你先生願意,就請他來一趟吧!」。這位先生雖然來了,但從眼神看得出來,這一趟只是為了敷衍他太太而來。高僧不發一語,帶他到僧廟的庭院中,庭院約有一個籃球場大,庭中盡是茂密的百年老樹,高僧從屋簷下拿起一支掃把,跟這位先生說:「如果你能把庭院的落葉掃乾淨,我會把如何賺到億萬財富的方法告訴你。」

雖然不信,但看到高僧如此嚴肅,加上億萬的誘惑,這位先生心想掃完這庭院有什麼難,就接過掃把開始掃地。

過了一個鐘頭,好不容易從庭院一端掃到另一端,眼見總算掃完了,他拿起畚箕,轉身回頭準備畚起剛剛掃成一堆堆的落葉時,卻看到剛掃過的地上又掉了滿地的樹葉。懊惱的他只好加快掃地的速度,希望能趕上樹葉掉落的速度。但經過一天的嘗試,地上的落葉跟剛來的時候一樣多。這位先生怒氣衝衝地扔掉掃把,跑去找高僧,想問高僧為何這樣開他的玩笑?

高僧指著地上的樹葉說:「欲望像地上掃不盡的落葉,層層蓋住了你的耐心,耐心是財富的聲音。你心上有一億的欲望,身上卻只有一天的耐心。就像這秋天的落葉,一定要等到冬天葉子都掉光後才能掃得乾淨,可是你卻希望在一天就掃完。」說完,就請夫妻倆回去。臨走時,高僧就對這位先生說,為了回報他今天掃地的辛苦,在他們回家的路上會經過一個穀倉,裡面會有100包用麻布袋裝的稻米,每包稻米都有100斤重。

如果先生願意把這些稻米幫他搬到穀倉外,在稻米堆後面會有一扇門,裡頭有一個寶物箱,裡面是善男信女們所捐贈的金子,數量不是很多,就當作是今天你幫我掃地與搬稻米的酬勞。

這對夫妻走了一段路後,看到了一間穀倉,裡面整整齊齊地堆了約二層樓高的稻米,完全如同高僧的描述。看在金子的份上,這位先生開始一包包地把這些稻米搬到倉外。數小時後,當快搬完時,他看到後面真的有一扇門,興奮地推開門,裡面確實有一個藏寶箱,箱上並無上鎖,他輕易地打開寶物箱。他眼睛一亮,寶箱內有一小包麻布袋,拿起麻布袋並解開繩子,伸進手去抓出一把東西,可是抓在手上的不是黃金,而是一把黑色小種子。

他想也許它們是用來保護黃金的東西,所以將袋子內的東西全倒在地上。但令他失望,地上沒有金塊,只有一堆黑色籽粒及一張紙條,他撿起紙條,上面寫著:「這裡沒有黃金。」這位受騙的先生失望地把手中的麻布袋重重摔在牆上,憤怒地轉身打開那扇門準備離開。卻見高憎站在門外雙手握著一把種子,輕聲說:「你剛才所搬的百袋稻米,都是由這一小袋的種子費時四個月長出來的。你的耐心還不如一粒稻米的種子,怎麼聽得到財富的聲音?

偉大都是熬出來的,為什麼用熬,因為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委屈你得承受,普通人需要別人理解安慰鼓勵,你沒有,普通人用對抗消極指責來發洩情緒,但你必須看到愛和光,在任何事情上學會轉化,消化,普通人需要一個肩膀在脆弱的時候靠一靠,而你就是別人依靠的肩膀。

孝莊對康熙說:「孫兒,大清國最大的危機不是外面的千軍萬馬,最大的危難,在你自己的內心。」

感悟:最難得不是別人的拒絕與不理解,而是你願不願意為你的夢想而作出改變!

生活總是現實的,窮人用懸崖來自盡,富人用懸崖來蹦極,這就是窮人與富人的區別。

弟子問:師父你有時對人彬彬有禮,這裡面有什麼玄機?師父說:對待上等人直指人心,可打可罵,以真面目待他;對待中等人最多隱喻他,要講分寸,他受不了打罵;對待下等人要面帶微笑,雙手合十,他很脆弱,心眼小,只配用世俗的禮節對待他。

感悟:你受得了何種委屈,決定你能成為何種人。我是一切的根源,要改變一切,首先要改變自己。學習是改變自己的根本,你愛的是你自己,你愛的,你恨的,都是你自己。

你變了,一切都變了。你的世界是由你創造出來的,你的一切都是你創造出來的,你是陽光你的世界充滿陽光,你是愛你就是生活在愛的氛圍裡,你是快樂你就在笑聲裡,同樣的,你每天抱怨、挑剔、指責、怨恨,你就生活在地獄中。

很多女性都在生了孩子後變得很忙,曾經的夢想也會因為“沒時間”無限順延。

日本女醫生吉田穗波,卻在陸續生了5個孩子、全職工作的同時,到哈佛留學兩年,還出了本書。

其實,只要學會這些時間管理方法,她能做到的,你也可以。

▲ 吉田穗波

吉田穗波,2004年從名古屋大學研究所博士畢業後,即在東京銀座的婦幼綜合診所任婦產科醫師,工作十分忙碌。大女兒一歲時因肺炎引發氣喘,讓吉田穗波在疲于應付的同時,也萌生了“若想改變現狀,只能積極提升自己的程度”的想法。

她決定到哈佛念書時,大女兒兩歲,老二只有兩個月,上班時間是朝九晚五,每天上下班要花三個小時在路上,通常下了班、接了小孩,回到家已經七點。

但從準備考試到考取哈佛,吉田穗波只花了半年時間,期間還懷上了第三胎。

2008年,吉田穗波帶著三歲、一歲和一個半月大的三個女兒,和先生一同前往波士頓(吉田穗波的丈夫因為妻子要留學,也辭掉工作,在波士頓覓得學校留學)。二年後吉田穗波取得哈佛學位,留學期間,她懷上了第四胎。

2012年,吉田穗波如願成為日本國立保健醫療科學院生涯健康研究部的主任研究官,致力於研究母子照護議題。就在她的著作《就因為沒時間,才什麼都能辦到》出版之際,她的第五個孩子出生了。

▲ 吉田穗波、她的丈夫及他們的5個孩子

▲ 《就因為沒時間,才什麼都能辦到》日版書

吉田穗波能實現夢想,除了家人的支持,主要是靠“時間管理得當”。書中,她跟既帶孩子又工作還有夢想的職業女性媽媽們分享了自己的時間管理經驗,“彩色斑馬”將其中的精髓整理成10條,分享給大家。

一、越沒時間越想做事——化焦躁為進步的決心

吉田穗波自己有三個姊弟,對有兄弟姐妹的溫馨深有體會,她也很喜歡孩子,想做個“兒女成群”的媽媽,所以婚後計劃至少生三個。

身為婦產科醫師,吉田穗波很清楚生育有年齡限制,為了儘量不影響工作,她把生育間隔縮得很近,每一胎差兩歲左右。

有了孩子以後,吉田穗波更忙了,但越是沒時間,越讓她想做點什麼。

其實,很多人都遇到過類似的情況:急著出門,卻特別想整理桌子;加班工作,卻特別想學外文……等等。人,越是時間不自由,越有想幹大事的衝勁。

某一天,吉田穗波的心裡突然浮現了一個想法:“我何曾有過這麼強烈的衝勁,想要做點什麼?”

她覺得這股鬥志放著不用太可惜了,於是決定化逆境為助力,把這股能量發揮出來,去實現理想。

工作中,吉田穗波面對病人時,總會猶豫A療程和B療程哪個更適合。儘管她很清楚根據經驗A更合適,但必須拿出統計資料,才能用科學根據說服病人,而在日本女性醫療領域的研究基礎仍然匱乏,這讓吉田穗波下定決心留學哈佛。

吉田穗波說,如果一天24小時全歸她自由支配,她應該沒法在短時間內念那麼多書,如果沒有孩子需要照顧,她應該會有閒情逸致喝杯咖啡,也不會充滿鬥志、熱血沸騰了。

二、別想or,要想and——人生太短,不夠一件件順序做

“工作”、“留學”、“兒女成群”是吉田穗波的三大人生追求。

但每個職業媽媽都知道:平衡事業和家庭是非常困難的。所以,很多人會選擇留學結束再生孩子,或者孩子大點再去留學。

但吉田穗波的選擇是——同時做,比如,準備留學和生第三胎時間完全重合,她沒考慮先做哪個,而是兩件一起搞定。

因為,人生只有一次。一件一件按順序來,不夠實現那麼多理想。

吉田穗波說,當她聽見有人因選A還是選B煩惱時,會毫不猶豫地建議,“先別考慮or,想想看有沒有and的方法吧!”

在吉田穗波看來,抱持這樣的想法,才能每一秒都不浪費,而且,整個過程會比較積極開心。“因為,專心投入‘想做的事’,‘不得不做的事’帶來的痛苦就會更小。”

比如,吉田穗波在工作、帶娃、懷孕的同時準備留學,身在一線治療病人能讓她時刻記得留學的目的,保持高昂的鬥志;下午六點半要接孩子能讓她專注工作,提高效率;有孕在身讓她更加注意飲食,身體健康讓她有體力工作、學習;家裡到處貼滿英文單詞,能耳濡目染身教孩子努力讀書;工作、帶娃、備考,數種狀態互相切換,能幫她擺脫壓力……

當然,現實總有不如意的時候,吉田穗波也說,精疲力盡回到家,孩子哭鬧著要抱抱,會讓她感覺特別累。但她仍認為,多管齊下利大於弊。

三、放棄完美主義——要有亂成一團的心理準備

多件事齊頭並進,亂成一團是必然的。

在吉田穗波看來,公私分明,區隔時間、空間,心情確實會比較輕鬆,但事情就很難同時進行了。所以,她會在晾衣服時想著怎樣回電子郵件,會利用診所午休填孩子托兒所需的文件……

吉田穗波強調,想多元利用時間的媽媽們要把完美主義放到一邊,把“非要完成、完美”改成“做一點是一點”,就會有新突破。

有一次,吉田穗波很想參加一場晚上7點到9點的讀書會,但她必須在晚上8點前回到家陪孩子。如果是你,會怎麼選擇?相信很多人都會選擇放棄。但吉田穗波卻去了,她只參加了40分鐘的讀書會,但“有40分鐘的收穫,比完全沒去強太多了”。

不做,收穫是0,做一點就有一點的收穫。

吉田穗波說,工作、家務、帶娃,每個人都會給自己打分,標準也不盡相同,但媽媽們可以進行區分,除了必須達到的目標,其他可以試著稍微降低標準,不必事事滿分。

四、“大石頭理論”——24小時:長度變不了,密度可提高

一天只有24小時,工作、帶娃、做家務、準備留學,還要睡眠充足,保證身體健康,真心不夠用。怎麼辦呢?

吉田穗波的辦法是——提升24小時的使用密度。

吉田穗波認為,擠出時間做什麼,比擠出時間本身更重要。同樣是一分鐘,怎麼用得更有價值、更精確?結果完全不同。

她很喜歡《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這本書,也會對事項按重要及緊急程度進行區分,並對《與時間有約:全方位資源管理》一書中的“大石頭理論”深有體會。

“大石頭理論”認為,想把更多大石頭、小石頭、細沙放進桶裡,應該先放大石頭,再放小石頭,最後放細沙。

也就是說,時間管理上,應該用整段時間優先處理“大石頭”,再用零碎時間安排“小石頭和細沙”。

五、早睡早起——留出不被打擾的時間

有了孩子以後,媽媽能自己掌控的時間會變得特別少。因為,不管做什麼,都有可能被孩子幹擾。

為此,吉田穗波對作息時間進行了調整。她每天和孩子一同入睡,清晨3點起床,到孩子6點起床之間的三個小時,就是完完全全不被打擾的時間,可以集中精力做想做的事。

六、學會借助他人——用錢買時間

早睡早起,乍看之下勻出了大段時間,但如果不改變應辦事項的總量,就只是把晚上該做的事挪到早上罷了。

在大女兒生病住院之前,每天,從進家門到睡覺,吉田穗波要準備晚餐、吃晚餐、收拾餐桌、把晾乾的衣服收起來、折衣服、收納衣服、洗澡、洗衣、準備隔天托兒所要用的東西、檢查聯絡簿、回電子郵件、填寫文件交給托兒所和公家機關……等等,做不完的例行公事。雖然忙碌,但只要孩子健康,也還能勉強兼顧。

但大女兒住院以後,平時順暢的生活模式就崩潰了:吉田穗波經常請假,雖然竭盡全力,但那段時間得到的工作評定仍然很低,所以非常焦慮;丈夫也在醫療系統,責任不小,不能請假;爸媽住得遠,又還沒退休,只有假日能來幫忙;公婆住的城鎮,開車要兩個小時才能到,而且也不能經常麻煩兩老幫忙。

媽媽就勸吉田穗波請人幫忙,一開始,吉田穗波還有些猶豫:請保母去醫院陪女兒像話嗎?女兒會不會難過?而且也沒富裕到可以請保姆的地步……不過最後,她還是承認光靠自己無力應付,決心請人。

請來的保姆淳子女士40來歲,非常資深,帶小孩很有一套,大女兒跟她熟悉後,還會笑著送媽媽上班。後來,大女兒回家休養,淳子女士就介紹了一位明美太太幫忙洗衣服做晚餐照看孩子。

明美太太有高中到小學的三個孩子,是個家務能力一流的“超級主婦”,做飯超好吃。大女兒恢復健康後,她每週還來兩天。

這樣一來,吉田穗波要做的事總量就少了,就有更多時間工作、學習。這讓她體會到媽媽應該做“不能被替代的事”,剩下的事就外包吧,只有這樣才能生出時間來。

此外,吉田穗波也會買貴一點的車票。比如,在普通車上要站二十分鐘,耗費時間精力,不如花錢坐貴一點的新幹線,舒服坐著,就能用通勤的時間讀書。

七、別被常識偷走時間——規矩是自己定的

做家務是日本主婦的重要工作。很多人都認為每頓三菜一湯才算做飯,家裡纖塵不染才算乾淨,孩子一定要親手帶大才會長得好,等等。

吉田穗波也曾認為,不親手做飯、做家務、帶娃就不配當媽。但請了保姆之後,她發現這是“別人的常識”,作為家庭主婦,她可以、也應該“自訂規矩”。

比如,她認為,幫孩子選擇吃什麼,比自己做、買來吃還是請人做更重要。吉田穗波堅持認為,小孩子要儘量攝取蔬菜、豆類、魚類。每週一、週四的晚餐她會請人來做,並提出上述要求,週二、週五吃前一天的剩菜,週三簡單吃點或外出就餐。在她看來,這就夠了,“我和孩子都能吃到飯和菜,而且也能節省我的時間,真的是一舉兩得。”

“的確有人會堅持‘飯菜一定要爸媽親手做’的規矩,即使沒時間也要拚命做飯,結果吃飯時間延遲,難得做出一桌菜卻要催孩子狼吞虎嚥。與其這樣,何不吃別人做的飯呢?這樣,空下來的時間可以不疾不徐地和孩子一起享受美味佳餚,一家人開開心心地交流。這樣的時光更加充實,也更有意義。”

平時,吉田穗波的丈夫負責洗碗、洗衣服、洗浴室、倒垃圾、填托兒所的聯絡簿等工作。而且他早餐會自己熱味噌湯喝,會自己拿西裝、襯衫去洗衣店洗燙,再自己領回來,基本上自己的事都自己處理。

儘管如此,吉田穗波還是承擔了絕大部分家務。一開始,她會悶悶不樂,覺得不公平,應該“五五分”。後來,吉田穗波想通了,教育老公多幹家務也得花時間、精力,而且一旦平分家務不均,就得吵架,只能徒增煩惱。

所以,請人幫忙,把“五五分”變成丈夫負責其三,自己負責其三,外包其四,雙方扯平,皆大歡喜。吉田穗波沒了對不公平的忿忿感,心情輕鬆愉悅了很多,做事才更有效率。

八、善用零碎時間——生活更有效率

吉田穗波的父母都是大學老師,是雙薪家庭,所以,吉田穗波出生後43天就被送進托兒所了。校方規定,每天家長都必須把自家孩子用的尿布對折再對折,放進櫃子裡,吉田穗波的父親就會邊看論文邊折尿布,一點也不浪費時間。

吉田穗波從小耳濡目染,也會利用零碎時間處理事物,再用完整時段實現人生夢想,每天淩晨3點到6點、每天通勤的3小時是她的念書時間,而且,她的時間計劃表是細分到15分鐘的。

走路、等車、上洗手間、晾衣服、收拾餐具……所有這些不方便拿紙筆的時刻,吉田穗波都沒有浪費,會用來練習聽力,或者思考回信、報告,這樣下筆更快,可以省去一邊想一邊打字的時間。

九、別讓焦慮澆滅鬥志——控制情緒就是節約時間

很多人浪費時間,是因為把時間都用來焦慮了,相反,很多人達成目標,是因為他們有堅定的信念和穩定的情緒。

吉田穗波認為,人生隨時隨地都會碰到意外,鬥志就像個氣球,一旦因為疲憊、失落泄了氣,又得花時間鼓起它,如此反復,會浪費大量時間。

為此,吉田穗波會列出“在意事項清單”,因為她發現小壓抑會奪走超乎想像的大能量,每逢必須專心的時候,真正礙事的通常不是大煩惱,而是些小細節。

所以,為了專注投入,吉田穗波會運用專注前的時間,處理完令自己在意的小事,防止事倍功半。

十、勇敢踏出第一步——然後嘛,見機行事

吉田穗波認為,每個人的肩膀上總有許多“理想”和“責任”。如果總以責任為先,理想就很難實現,因為,責任是永無止境的。如果等責任盡了才去追求理想,那等到天荒地老也動不了手了。所以,實現夢想的關鍵就是,理想和責任一起扛,同時做想做的事和該做的事。

“無論第一步有多小,都要踏出去,然後,堅持下來。”

但吉田穗波所謂的“堅持”,並不是日復一日,而是“中途停頓很正常”,即使沒完成進度也要繼續前進。

准備考哈佛的時候,吉田穗波每週末都去圖書館學習,三歲的大女兒跟丈夫在繪本專區玩,她背著一歲的二女兒,在閱覽室做題庫。

但二女兒不可能讓她乖乖背一上午,不是手舞足蹈,就是咿咿呀呀。因為擔心吵到旁人,吉田穗波只好拿著單字卡,在圖書館走來走去,分散女兒的注意力。

好不容易二女兒安靜了,馬上換大女兒跑來說肚子餓,她就要出去買飯團或麵包,帶孩子到公園吃完。

所以,吉田穗波的“週末圖書館學習之旅”總是斷斷續續的,但她沒有放棄,總安慰自己“有進步就好”,週末本來就應該陪孩子,能讀個兩三頁很該慶倖了。而且,她認為,有時候就是因為時間短,反而能快速進入專注狀態,讓學習更有效率。

▲ 吉田穗波和孩子

《死時誰為你哭泣》的作者羅賓•夏瑪說:“不是因為某件事很難,你才不想做,而是因為你不想做,讓這件事變得很難。”

這句話是吉田穗波的座右銘。

希望她的經歷和時間管理方法能幫到忙碌的媽媽們,祝每個媽媽都能在清晨被夢想和希望喚醒,帶著發揮潛能、有所進步的滿足感入睡,因為成為自己而無比愉悅、幸福!

01. 影響孩子成績的主要因素不是學校,而是家庭。

02. 如果家庭教育出了問題,孩子在學校就可能會過的比較辛苦,孩子很可能會成為學校的「問題兒童」。

03. 成績好的孩子,媽媽通常是有計劃而且動作俐落的人。父親越認真,越有條理,越有禮貌,孩子成績就越好。

04. 貧窮是重要的教育資源,但並非越貧窮越有利於孩子的成長。做父母的,需要為孩子提供基本的文化滋養,不讓孩子陷入人窮志短的自卑深淵。

05. 富裕是另一種更高級的教育資源,西方人的經驗是:「培育一個貴族需要三代人的努力。」「階層是會遺傳的。」但是,更高級的教育資源需要有更高級的教育技藝,如果沒有更高級的教育技藝,富裕的家庭反而會給孩子的成長帶來災難。

 

06. 不要做有知識沒文化的家長。有些人有高學歷,但不見得有文化。如果家長不懂得生活,不知道善待他人,甚至不懂得善待自己的孩子,無論他擁有多高的學術水平,他也是沒有文化的人。

07. 父母可以把孩子作為世界的中心,但是不要忘了父母也要過獨立的生活。如果父母完全圍繞孩子轉而沒有了自己的生活重心,這樣的父母常常會以愛的名義干擾孩子的成長。有時侯,並不是孩子離不開父母,而是父母離不開孩子。

08. 父母需要承擔教育孩子的責任,不過,也不要因為教育孩子而完全犧牲了自己的休閒生活。「沒有責任感傷害別人,太有責任感傷害自己。」

09. 如果孩子一哭鬧父母就趕緊抱起孩子,那麼,孩子就會利用父母的這個特點經常糾纏父母,提出更多的要求。所以,孩子哭鬧,不要著急把孩子抱起來,父母最好讓自己有事情做,讓孩子看著自己動作俐落地做事。

10. 夫妻關係影響孩子的性格。一個男人如果不尊重他的妻子,那麼,他的兒子就學會了在學校不尊重他的女同學。一個女人如果不尊重她的丈夫,那麼,她的女兒就學會了在學校瞧不起她的男同學。

11. 教育就是培育人的精神長相。家長和教師的使命就是讓孩子逐步對自己的精神長相負責任,去掉可能沾染的各種污穢,培育人身上的精神「種子」,讓人可以呼吸高山空氣,讓人可以揚眉吐氣。

12. 有修養的父母是「伏爾泰主義者」,「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他們從孩子出生的那天就開始跟孩子講道理,耐心的徵求孩子的意見。不要指望打罵孩子就能讓孩子學會服從。殺雞給猴看的結果是:猴子也學會了殺雞。

13. 讓孩子成為既有激情又有理智的人。「沒有激情,任何偉業都不可能善始,沒有理智,任何壯舉都不能善終。」

14. 讓你的孩子成為有教養的人,有教養從守時,排隊,在公共場合不大聲說話,不輕易發怒開始。

15. 做人要厚道。如果你的孩子比較厚道,請不要嘲笑他的軟弱。喜歡佔小便宜的人,往往吃大虧,因為他被別人厭惡。願意吃小虧的人,將來會佔大便宜,因為他被人喜歡。

16. 身體的活力能夠帶來精神的活力。身體好的人,性格陽光。身體不好的人,做事猶猶豫豫,躲躲閃閃,說話吞吞吐吐。

17. 不要以為孩子1到6歲只是長身體的年齡。如果父母讓孩子1到6歲在祖父母或外祖父母那裡度過,等到孩子6歲時父母再把孩子接回來上小學,那麼,這個孩子在小學要嘛成為默默無語的沉默者,要嘛成為無法無天的搗亂者。

18. 經常和孩子一起做三件事:一是和孩子一起進餐,二是邀請孩子一起修理玩具,家具或衣物,偶爾邀請孩子幫忙解決工作中的困難。三是給孩子講故事並邀請孩子自己講故事。

19. 如果沒有特別困難,父母最好每天趕回家和孩子一起進餐。家庭的共同價值觀,就在全家人圍著一張桌子吃飯的過程中建立起來。

20. 給孩子講故事並邀請孩子自己講故事,讓孩子從聽故事開始建立閱讀和寫作習慣,讓孩子盡早學會獨立閱讀,盡早養成終身閱讀的習慣。「只要還在讀書的人,就不會徹底墮落,徹底墮落的人是不讀書的。」從來不給孩子講故事的父母,是不負責任的父母。

21. 孩子的成長有三個關鍵期:第一個在3歲前後,第二個在9歲前後,第三個在13歲前後。如果錯過了成長的關鍵期,後患無窮。

22. 不是「三十而立」,而是「三歲而立」。孩子三歲前後,就必須建立自食其力的勇氣和習慣。凡是自己能夠做的,必須自己做,凡是自己應該做的,當盡力去做。

23. 如果你的孩子在13歲的時候喜歡弗羅斯特的詩句:「兩條路在樹林裡分岔,我選擇走人少的那一條」,這很正常,不要擔心,他以後也許會選擇人走的多的那一條。

24. 父母給孩子講道理是必要的,但給13歲前後的孩子講道理時,要注意自己講話的姿態,姿態比道理更重要。否則,孩子會厭惡,反抗。孩子會說:你講的話都是對的,但你講話的那個樣子很令人討厭。

25. 心底秘密是人成長,成熟的標誌。如果孩子有心事,他不想告訴你,那麼,不要逼迫孩子把他的秘密說出來。

26. 在孩子3歲前後,他的身邊最好有一個無為的放任型父母。在孩子9歲前後,他的身邊最好有一個積極的權威型父母。在孩子13歲前後,他的身邊最好有個消極的民主型父母。有效的教育是先嚴後鬆,無效的教育是先後嚴。

27. 必須留意你的孩子的學習成績,但也不必太在意他的名次。倒是需要警惕那些學習成績總是第一名的孩子。有些孩子學習成績好,性格也好,有些孩子學習成績很好,但性格卻自私,缺乏同情心,沒有生活情趣。

28. 必須讓你的孩子學會與他人交往並愉快的接受小夥伴。「如果父母對自己的鄰居不滿,對孩子的小夥伴也十分挑剔,或者不讓自己的孩子和他們交朋友,讓孩子覺得好像自己跟別人很不一樣,那麼,這些孩子長大以後就很難與任何人自然地相處。

29. 孩子的成長需要同伴,讓孩子有自己的朋友,但不要有太雜亂的小夥伴,在孩子沒有形成成熟的理性和判斷力之前,警惕孩子沾染同伴的壞習慣。

30. 讓你的孩子盡早建立健康的審美觀。有出息的男性一定會喜歡健康的女性。不要讓孩子的審美觀陷入低級,病態。不要以為小的,有病的,就是好的。不要以為強大的,就都是壞的。不要以為小麻雀,小綿羊,小狗都是可愛的,也不要以為獅子,老虎,狼都是壞的。不要以為豺狼都是吃人的,豺狼只吃比他弱小的。

31. 《麥田裡的守望者》為世界貢獻了一個詞語:守望。教育不是管,也不是不管。在管與不管之間,有一個詞語叫「守望」。

32. 告訴你的孩子:認真聽講的孩子偶爾成績好,認真自學的孩子永遠成績好。

教育意味著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家長和孩子就像兩顆彼此分離又相互靠近的大樹和小樹,大樹要為小樹遮擋風沙,也要給小樹留下足夠的空間,感受陽光,呼吸空氣。這樣小樹才能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自由伸展,茁壯成長。

太靠近大樹的小樹是不能長成參天大樹的,而遠離大樹的小樹卻要去獨自地抵擋風沙,雖堅強無比卻又極易扭曲或夭折。

每一個小孩都是種子,請允許他在成長的路上跌跌撞撞。耐心的等待吧,種子一定能長成參天大樹!

每個人都想遇到貴人,甚至很多人認為,自己就是沒遇到貴人,才會倒楣一輩子,尤其,來當鋪的人常會這樣想,這些人怨嘆自己遇不到「貴人」,只能四處求人,反倒讓自己變成了「跪人」。
尤其,我是開當舖的人,更是親身感受到許多人迫切想要擁有貴人的那種心情,讓我也不禁想問:貴人究竟打哪裡來呢?
我發現,其實貴人很多。第一個貴人就是父母,這種貴人對你幾乎有求必應,別無他求,只有一個缺點,就是愛碎碎念。我想起我的母親,她是個重男輕女到無可救藥的人,對於我的願望,她從來不拒絕,就算她根本做不到,她也會編理由讓我不會那麼難過。
小時候,我的身高總是班上最矮,和母親抱怨,她說:「你還會長高,不用擔心,你看你爸那麼高。」等到高中,同學都高我兩個頭,矮個子的我連女朋友都交不到,母親安慰我,「放心,我20多歲嫁給你爸時,那時你爸也矮得不得了,婚後也是拚命長高。」後來我結婚了,有一天和太太去健檢,竟發現太太高我1公分,讓我氣得要命,回家怪罪母親,母親又說:「孩子啊!其實山東人有2種,一種很高大,被人當牛使喚,只能種莊稼,啥事也幹不了;另一種個頭小,但特別聰明,你說說,你想當牛嗎?」我聽了啞口無言,也深知母親即使做不到,也會在口頭上讓我不難受的心意。
我的另一位貴人,是在外島當兵時的士官長。他非常兇,只要沒達成任務,不是罰跪就是被揍。那時我們負責的空壓機,零件常常青黃不接,我被士官長要求去領料,但補給士卻說他們也沒有。我被士官長罰在烈日當中時罰跪,跪不到10分鐘就中暑昏倒了,幾位同僚想盡辦法讓我甦醒,沒想到我醒了,長官卻要我再去領料。
我被人轟回來,長官又揍又羞辱了我一頓,帶著我去找補給士,一進門就把當初說沒有料的補給士狠揍一頓,然後,說也奇怪,「零件」就「有」了,那晚,我被罰跪2小時。
退伍後,我經營當鋪,總會遇到小流氓,拿破東西恐嚇我當3~5萬元,這時候我就會想到那位士官長的「氣勢」。我把流氓架在牆上,溫和的告訴他,「我沒有錢,只有命1條,下次再讓我看到,不是你沒命,就是我沒命。」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敢來鬧事,當年讓我跪下來的人,就是我的貴人啊!
貴人不是給你錢,而是透過他的行動和言語,讓你學到智慧,能殺出一條血路。
中彩券、娶到有錢人家的女兒、認識某人就能升官……這些都只是癡心妄想,不會替你帶來貴人,唯有充實自己,武裝自己的人,或是想通自己每一次「為何當跪人」的原因,才能當自己的貴人或是別人的貴人。
不管是當「跪人」還是「貴人」,這都是人生過程中不可避免的角色,當「跪人」時懂得反思;努力讓自己多幫助別人,成為別人的「貴人」,別忘了,「回饋」才是人生存在社會中最大的價值。

首先要明確的是一些基本原則。

 

首先,具有特定領域的專業知識不代表聰明。比如一個下水道工人和一個挖掘機工人,各自都是各自職業領域的老手,哪個更聰明?這就不好說了。所以分辨的標準不應該是針對特定領域的,而應該是普適的。

 

再比如看學歷,也不一定靠譜。我們拋開蓋茨、喬布斯這些輟學的不談,一個本科生和一個博士生哪個聰明?這也不好說,說不定本科生本科期間就做出了不錯的科研成果,但是本科畢業沒有繼續做科研而直接去工作了,那他一定比博士生笨或者聰明嗎?說不准的。

 

還有比如看出身,也不靠譜。因為個人經歷和交友圈的關係,我周圍的很多朋友都是名校出身,北清復交牛劍HYPS什麼的很多,很多聚會上名校學生的數量遠比非名校的多,那這種情況下出身本身就不具 ​​有太大的分辨性。雖然名校出來的普遍會讓人覺得聰明點(具體原因可以參考下文),但是即使是同一個學校出來的人,也會有很容易被識別出來的聰明程度的差別。

 

那麼我會通過什麼來辨別聰明人呢?我有六個標準,兩兩一組分為基礎指標,現實指標,和高層指標三個類別。基礎、現實、高層的分類不是想說明輕重和高低,只是為了方便大家理解。

 

基礎指標的第一個標準,是元認知(Metacognition)能力。

元認知能力,就是“對於認知的認知”和“關於知識的知識”,簡單來說就是對於自我的認知過程的思考。關於元認知,網上有不少資料,大家可以通過搜索引擎找一下通俗的材料,感興趣的也可以找相關的心理學文獻讀一下。
具有強元認知能力的人,通常表現是學習能力很強,因為他們對於自己的認知和學習過程很了解,能夠在快速的自我思考和自省後產生出優化過的學習策略。
他們對自己的認知能力有較強的管控能力,懂得利用自己的認知能力的優勢和已有知識框架來調節和評估新知識的攝入,這些人能夠很快的把新知識融入到已有的知識當中。用喬布斯的話說,就是把已經劃出的點連起來,而元認知能力高的人連得特別快。

 

基礎指標的第二個標準,是有具有邏輯性的思維跳躍能力。

一般的交談過程,通常就是先講A,再講B,再講C,再講D……
但是我發覺,當和一些比較聰明的人聊天的時候,或者看其他的聰明人聊天的時候,通常不是一步一步走,而是跨著大步跳的,也就是先講A,再講D,再講F,再講J……這樣。這種ADFJ的交談方式,和前面的ABCD的交談方式在邏輯上是一樣的,並不是隨機的思維跳躍,而是一些中間的邏輯步驟,因為交談的雙方都已經提前想到,並且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心照不宣了,所以不需要每一步都講一遍,直接說下一步就好了。
比如之前有個我覺得比我聰明好多的做醫生的朋友來我家做客,我在廚房做飯,客人們在閒聊,中間聊到癌症的事情。我就想到個段子,然後說“騎摩托車戴安全帽也能增加得癌症的概率。”這個段子其實說的還是蠻直接的,我也覺得對方肯定聽得懂,所以就沒有補充或者繼續講,而那位醫生朋友就直接回了一句“是啊,上次和主任一起去查房,主任就說其中一位老太太比其他病人更可能得癌症,因為she has the syndrome of having too many birthdays 。”然後大家就會心一笑。
跟聰明程度相仿的人交談起來跳躍的節奏是很舒適的,邏輯上也能很自然的過渡。但是如果兩個人節奏差別過大,一方要經常說完A後補充說B和C才能繼續說D,甚至中間還要加個B1、B2,那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了。

========================

 

現實指標的第一個標準,是好奇心。

其實,前面提到的元認知和思維跳躍,都屬於聰明的下層建築,而最能直觀體現一個人是否聰明的標準是好奇心。
一個聰明人,通常是對生活中各種事情充滿了廣泛的好奇的,也正是這種好奇,讓他有更多的機會獲得新的知識。
好奇心和聰明程度是個雞和蛋的情況。一個人的學習能力再強,如果好奇心不夠,那他也不會去了解各種新東西;而如果一個人缺乏對事物的廣泛了解,他就很難看到那些自己不理解的東西,也就不容易產生較強的好奇心。
用蘇格拉底的話說,“我唯一知道的事,就是我一無所知。”

 

現實指標的第二個標準,是用簡單的語言解釋複雜的問題的能力。

經常能在包括知乎等網絡社區,看到一些專業人士解釋專業的或者技術性的問題,他們會很熱心的花很多時間講問題背後的原理,列出各種外行人很難看懂的公式、推導過程和專業術語,自己解答的很辛苦,讀者大多沒看懂,雙方都不開心——“我都花了這麼多功夫講了你們怎麼還是聽不懂”和“你講了這麼一大堆不明覺厲,我還是不懂。”
而我接觸到的一些很聰明的人,很多都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有深入的研究,而這些聰明人的共同特點是在解釋專業問題時會刻意避免使用別人可能聽不懂的大詞、黑話和專業用語。
刻意的選用簡單的語言,至少說明兩個問題,一是說話的人懂得換位思考,能夠從對方角度分析和評價自己的表達,是對於知識的學習具有評估能力的體現;其次,很多專業用語和大詞其實是專家直接溝通的工具,當你面對的聽眾不是專家的時候,你就不能用這些工具“偷懶”,這樣對於說話者的要求就更高了,對於知識掌握程度的要求也更高。知乎上的一些比較有名的心理學、統計學、健身等等專業領域的用戶,解答問題時通常都有這樣的特點。
有個很有意思的年度科普活動叫作火焰挑戰(flame challenge),組織方每年會出一個題目,然後要求參賽者製作一個視頻,把這個題目用一個11歲小孩能聽懂的話解釋清楚。聽起來很有趣,但是做起來還是很難的,歷年的題目有“火焰是什麼”、“顏色是什麼”等。各位可以試試自己解釋下“火焰是什麼”這個題目,然後想一下你的解釋能不能讓一個11歲的小孩聽懂。知乎上就有類似的題目,各位可以去看看那些題目下的回答是不是用簡單的語言說清楚了的。

======================

 

高層指標的第一個標準,是對於觀點的態度。

具體表現在幾個方面,比如對於自己不了解的領域少發表觀點,這其實是上面說到的懂得越多越有好奇心的一種側面體現;還有就是能夠容納不同的觀點,甚至完全相反的觀點,這其實是上面提到的換位思考能力的一種側面體現;還有就是不迷信、不執迷不悟,當新的信息和證據證明自己原來的觀點是錯誤的時候,能夠改變自己的觀點。
這幾點說起來不難,其實大家都會說,但是自身做起來的時候真的蠻難的,因為這還要涉及到情商、面子等社交屬性。

 

高層指標的第二個標準,是對於別人的態度。

一個人是不是善良,是很重要的一個標準。當然,準確的來說,善良並不代表聰明,聰明的壞人多了去了,事實上,想要做一個成功的壞人,也是需要聰明的,不夠聰明的話壞事都做不到太大。
但是“好人”和“壞人”是很主觀的判斷。通常情況下,每個人在自己心中都是好人,連恐怖份子都不把自己當壞人的,他們在自己眼中是自由鬥士和真理的捍衛者,是非常“高尚”的。
所以我說的善良,其實是對於別人的態度,就是說他是否能夠通過分享、輔導、以身作則等方式幫助別人改善和提高,達成共贏的局面。幫助別人提高,想想都是極難的,大概是要把前面的五個標準都完成的差不多才能做到。
當然不能排除存在那些很聰明,但是堅持“不但我要成功,而且我要別人都失敗”的人,不過這種人我還真是不感興趣,這樣的人是不是聰明無所謂,我總是會盡量避免的。

周俊勳,過去我認識他,因為他是台灣棋王,七歲習棋、十四歲成為職業棋士,他人生拿過的冠軍無數,任何人看來,這都是一種很不錯的人生模樣。這天我重新認識周俊勳老師,拆構了我眼裡「很不錯的人生模樣」,他身上沒有瀰漫一種勝利者的驕傲與氣質,反而讓我望見一幅耕耘者人生裹滿厚繭卻堅定前行的景象。他並不在意台灣棋王這個頭銜,用執拗棋士形容他,我想更為貼切。

這天我跟著女人迷 CEO 瑋軒來到海峰棋院,與其說是參加一場訪問,更像是參與一場自在卻深刻的老朋友對談,兩個人不坐在沙發上聊天,反倒選擇在他們最熟悉的棋盤兩端坐下,棋盤是他們兩個最舒服的對話方式,圍棋同為兩人成長的記憶。雖是笑談,我卻是聽盡這棋王一生的努力與掙扎,也聽到更多瑋軒的故事,看見所謂「成功」、所謂「棋王」、所謂 CEO 背後的「執念」。真正成就他們的或許不是瞬間的成功,而是他們曾經走過紮紮實實的每一步,那些真正痛苦過、掙扎過的,才能淬鍊出這樣的溫柔氣派

一個優秀的棋士,得學會怎麼輸棋
被譽為台灣棋王的周俊勳老師,被問到怎麼樣才能在圍棋得到更好的成就?他直接說「要成為優秀的棋士,最重要的是要學會怎麼輸棋。」我們總認為越厲害的棋士就是累積無數冠冕,怎麼還要學會輸?

周俊勳老師繼續說著:「因為一個優秀的職業棋士,他這輩子要輸很多很多棋,必須學會怎麼面對輸,要在輸裡面強迫自己成長。」

輸棋的感覺是什麼?他笑著說「每次輸棋都像是死了一次。」如果每次輸棋都像是死了一次,我不知道「棋王」給周俊勳老師帶來多少痛苦。瑋軒說她懂得那種痛苦,下棋這麼久她最害怕面對的就是「輸贏」。但究竟為什麼輸贏會這麼難?兩個人都說,因為輸贏是自己造成的,高手下棋的技術與能力總不相上下,會造成輸贏勝負的關鍵往往與個性相關。所以輸的時候尤其難過得去,因為你完全知道那種「輸」是自己造成。

瑋軒好奇老師如何調適「輸」的狀態?老師坦然地答:「調適其實是不可能的,但身為職業棋士,如果輸棋,明天馬上有下一場比賽,根本沒有時間讓你沮喪痛苦,痛苦的時間就是一天的晚上。所以其實是沒有時間繼續痛苦的,你必須趕快站起來。」周俊勳繼續說著「下棋沒有別的訣竅,就是一直努力,人一生要經歷很多的失敗跟挫折,沒有太多機會浪費時間。」瑋軒不斷點頭,說其實創業跟下棋很像「就像明天總要再來。很痛苦,但是又沒有時間繼續痛苦。」只有必須不斷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失敗與不足,永遠都在跟自己奮戰

站在勝利面前,學習平常心
周俊勳老師談起最深刻的「輸」是 LG 盃輸的第二盤棋,其實那次比賽周俊勳老師拿下了冠軍,但是談起當時的第二盤棋,他仍念茲在茲那樣的痛。老師說:「一是因為那盤棋是我從頭到尾都好的棋。二是那盤棋我真的很想贏,我知道贏了就是世界冠軍。三是我這盤棋沒有任何劣勢,我下到後面肯定我絕對會贏,心裡想著:『我要拿到人生第一個世界冠軍了!』那盤棋的最後一個小時,我就開始一直犯錯。」


周俊勳老師說起那盤棋,眼神還有點懊悔,瑋軒深有所感的說「因為那時候得意忘形了吧,心已經不在棋上了。」這盤棋最後輸了半目,周俊勳的痛的不能言說,他就這麼呆愣在現場,賽局結束一會兒,門打開了、台灣媒體一窩蜂地衝進來,詢問周俊勳「輸的感想」,老師什麼也沒說,他說自己第一次在媒體面前就這麼哭了。

周俊勳老師知道這盤棋輸的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老師繼續跟瑋軒聊著:「所以我特別喜歡吳清源送給林海峰老師的『平常心』,因為平常心最難。從那盤棋以後,後來在棋場上遇到更大的誘惑,我都能盡量用平常心以待。」

人生的道:勝負來時,維持心裡的平靜
周俊勳老師說他是這樣看待一個優秀棋士:「頂尖選手的差距非常小,一個優秀的棋手,他的性格決定他能到達多大的成就。最重要的是當勝負來時,如何維持心裡的平靜。」

老師說的平靜,是不被名利輕易波動,才能如常表現自己,他談起圍棋界廣為流傳的一句「真棋無名局」,意思是當比賽被放大時,下的棋通常都不會是最好的。如何在比賽中,保持淡泊,保持冷靜,保持安靜。讓心念更恆溫而深長,是我在周俊勳老師身上感受到的氣度。

老師說圍棋是樹狀圖,下一步時可能要想到五十步內的所有變化,很早便能預知這盤棋的生死或勝負,所以過程中的平靜往往是致勝關鍵。一盤棋的心理時間總是比時鐘時間走得更快,很內斂的佈局、很沈穩的收獲。這點也是我時常在瑋軒身上看見的特質,她練就自己不卑不亢,無論是站在勝利面前、或是失敗面前,我感覺她都唸著心中的靜——創業的初衷。

面對輸贏,無疑是所有人的人生課題,我從瑋軒與周俊勳老師身上看見的「懂得」,並非真的面對輸贏不痛不癢,而是看在「輸贏」之外更重要的東西。

生命中的「贏」,都是在離開舒適圈以後
談完如何看「輸」,瑋軒也好奇老師如何去看自己的「贏」,周俊勳老師還是一樣笑著說「要贏之前,要學會輸。」
他先是談起一個現象,他發現自己後來很容易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狀況最好,如果他在台灣待一段時間去比賽,通常出國比賽的成績是最不好的,如果比賽前他是剛在海外結束訓練,通常都能下出全球前八的成績。如果對手不夠強,就會習慣下棋不需要全力以赴,如果在一個地方一直贏,其實只是會讓自己習慣安逸,遇到真正的戰場反而容易輸


瑋軒聽到這段,眼眶就紅了,她深深同意地說:「如果只是求贏,就不會進步。只有求敗,才有可能真的贏。」
我想那是因為她在女人迷每次的精神喊話都要求我們要用更高的標準看待自己,希望我們能有國際級的水準,很多人在這樣的要求下會覺得太辛苦或是覺得何必如此,但瑋軒總是這樣要求著自己也期待著團隊,從不待在舒適圈,我想這不只是對工作的視野,更是人生的格局。

全力以赴、走出舒適圈,這是他們對待每一件事的態度,不管是好的局、壞的局,都盡自己所能去拼搏。

全力以赴:人家練一百次,我練一萬次
周俊勳老師接續談起時時放在心上的一句話:「我得冠軍以後,很多小朋友會要我簽書,我最常寫的字是『全力以赴』。我一直覺得我是圍棋界相對來說比較笨的人,我能夠擁有現在的成就,很大原因是努力,我的特質就是對一件喜歡的事會全力以赴,人家練一百次,我可能要練一萬次,做到我滿意為止。」

周俊勳老師說自己並不聰明,甚至在圍棋界裡聰明的人不容易成為最後的冠軍。因為圍棋需要一種心心念念,全力以赴,一種把人生賭在一盤棋上的氣魄。我也發現圍棋教室裡的小朋友多數沒有在台灣教育體制下升學,而是視圍棋唯目標一心一意,他們令我敬服,因為他們走了一條不是那麼容易的路。無論是在創業路上堅持初衷一意孤行的瑋軒,或是在棋路上一步一腳印的周俊勳老師,在我眼裡他們無疑都是人生為自己而戰的棋士,人生這盤棋,他們對弈的總是自己。


不懂圍棋的我看著他們兩個人在棋盤前一來一往字字珠璣,我想圍棋之道就體現於如何面對輸贏,面對輸贏無疑是所有人的人生課題,我從瑋軒與周俊勳老師身上看見的「棋道」,是在輸贏之外更重要的東西——一切盡是平常心,寧靜才能致遠。

正因為必須不斷理解自我、與自己對話,所以他們人生的對手總是自己,更願意離開舒適圈、走一條特別辛苦的路。他們對自己都有相當的執拗,一種認定了便不離不棄的傲骨。瑋軒與周俊勳老師下人生這盤棋下得有滋有味,有面對輸的坦然甚至渴望、有站在勝利面前的不驕傲不貪瞋。下篇文章「接受不一樣!專訪棋王周俊勳:胎記這門課,我學了35年還沒畢業」,讓我們走上棋王周俊勳走過的崎嶇幽暗,望見更遼闊的人生風景。

 

我們華人們 非常喜歡談人脈,

有句現代諺語說「社會關係就是生產力」。

拉關係,是很多人都做,

但是又被某些有志青年所不屑的行為。

可是不管你有多麼不喜歡,

在社會中做事情往往就是要依賴各種關係,

求人未必可恥,孤獨未必光榮。

 

 

與熟人來往、或與富人交往,比較能幫助你發達嗎?

講「關係」,是個正常的現象,

但這個現象並不簡單。

也許在很多人眼中,

建立有價值人脈的關鍵是尋求一種比較親密的關係,

 

比如

「一起同過窗 一起扛過槍」,

或者是,結交富人 發達機會更多,

 

但而社會學家們的實證研究,

卻恰恰不這麼認為,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

什麼樣的人脈結構,才能幫助你的生活向上…

 

一般人怎麼找工作?社會學家做過統計研究!

著名社會學家,現在是斯坦福大學教授Mark Granovetter,

曾經在70年代專門研究,

在波士頓近郊居住的專業人士、技術人員和經理人員是怎麼找到工作的,

並把研究結果作為他在哈佛大學的博士論文。

Granovetter找到282人,

然後從中隨機選取100人做面對面的訪問。

發現其中通過正式渠道申請,比如看廣告投簡歷,拿到工作的不到一半。

100人中有54人是通過個人關係找到的工作。

這是一個相當可觀的數字 !

當宅男們絞盡腦汁糾結於簡歷這麼寫好還是那麼寫好的時候,

一半以上的工作已經讓那些有關係的人先拿走了。

但這裡面真正有意思的不是靠關係,而是靠什麼關係。

 

窮人和富人的人脈結構!

所謂多個朋友多條路,那麼這條路到底更有可能是什麼樣的朋友給的呢?

Granovetter發現,

真正有用的關係不是親朋好友這種經常見面的「強聯繫」,

而是「弱聯繫」。

在這些靠關係找到工作的人中只有16.7%經常能見到他們的這個「關係」,

也就是每週至少見兩次面。

而55.6%的人用到的關係人僅僅偶然能見到,

意為每週見不到兩次,但每年至少能見一次。

另有27.8%的幫忙者則一年也見不到一次。

也就是說大多數你真正用到的關係,是那些並不經常見面的人。

這些人未必是什麼大人物,

他們可能是已經不怎麼聯繫的老同學或同事,

甚至可能是你根本就不怎麼認識的人。

他們的共同特點是都不在你當前的社交圈裡。

 

跟你一起混的人,可能想法根本都一樣!

Granovetter對這個現象有一個解釋。

整天跟你混在一起的這幫人,

很可能幹的事跟你差不多,想法必然也很接近,

如果你不知道有一個這樣的工作機會,他們又怎麼會知道?

只有「弱聯繫」才有可能告訴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Granovetter把這個理論推廣成一篇叫做《弱聯繫的強度》的論文,

此文有可能是史上被引用次數最多的社會學論文,

大概超過了兩萬次。

這個研究的數據如此簡陋,思想如此簡單,然而其影響是深遠的。

現在「弱聯繫」這個概念已經進入勵志領域,

2010年有人出了本書,

Superconnect: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Networks and the Strength ofWeak Links,

其中大談弱聯繫的用處。

中文版說的更直接,叫《超級人脈》。

 

「弱聯繫」的真正意義是把不同社交圈子連接起來,

從圈外給你提供有用的信息。

根據弱聯繫理論,

一個人在社會上獲得機會的多少,與他的社交網絡結構很有關係。

如果你只跟親朋好友交往,或者認識的人都是與自己背景類似的人,

那麼你大概就不如那些三教九流什麼人都認識的人機會多。

人脈的關鍵不在於你融入了哪個圈子,而在於你能接觸多少圈外的人。

這樣來說,

豈不是從一個人的社交網絡結構,就能判斷這個人的經濟地位如何了嗎?

 

美國研究員用電話通訊紀錄證明了同樣的結果!

2010年,三個美國研究人員,Eagle,Macy和Claxton,

做了一件有點驚人的事情來驗證這個思想。

他們把2005年八月整個英國的幾乎所有電話通訊記錄拿過來,

涵蓋90%的手機和超過99%的固定電話。

這些電話記錄構成了可見的社交網絡。

研究者很難知道每個人的經濟狀況,

但是英國政府有全國每個小區的經濟狀況數據,

你可以查到哪裡是富人區哪裡是窮人區。

這樣他們把電話通訊記錄跟其所在的三萬多個小區居民的經濟排名對比。

結果非常明顯,

越是富裕的小區,其交往的「多樣性」越明顯。

但是這個結果如果細看的話還有更多有意思的東西。

 

社交網絡 “多樣性" 越強,經濟排名就越高!

在統計上我們使用「相關係數」來表示兩個東西之間的相關性,

它的值在-1和1之間,

越接近1,就表示這兩個東西越容易一起變大和變小,

負值則表示二者變化的方向相反。

這個研究發現,

小區的經濟排名與其社交網絡的「社會多樣性」和「地區多樣性」的相關係數,

分別是0.73和0.58。

這意味著越是富人越容易跟不同階層和不同地區的人聯絡,

而且階層多樣性要比地區多樣性更重要。

正所謂「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我們設想富人的聯繫人數也應該較高,

因為他們認識的人比窮人多 —— 這也是對的,

但聯繫人數目和經濟排名的相關係數只有0.44,並不太重要。

最有意思的一點是,

打電話時間長短,跟經濟排名的相關係數是 -0.33,

也就是說富人雖然愛跟各種人聯繫,但真正通話時間比窮人短。

 


(圖片來源:華爾街之狼劇照)

 

這種數據分析的問題在於:

它只能告訴我們社交網絡跟經濟地位之間有這麼個關係,

但不能告訴我們到底是誰導致誰。

是因為你富,才有不同的人願意跟你接觸呢,

還是因為你願意跟不同類型的人接觸,才導致你富?

Granovetter的理論還有另一個問題。

事實上我們每個人認識的絕大多數人都是弱聯繫,強聯繫只是少數。

如果讓所有認識的人每人給我們一條工作信息,

最後有用的這條信息當然有更大的可能性來自弱聯繫!

Granovetter在他1973年的論文裡承認了這個問題,

但他也提出了一個解釋:

生活中強聯繫和弱聯繫跟我們交流的次數相差極大。

我們跟強聯繫之間交流的信息,要遠遠多於弱聯繫。

這種交流到底多多少,他沒有辦法量化計算,

但是來自弱聯繫的信息總量可能並不比強聯繫多。

那麼這樣看來還是弱聯繫重要,因為它傳遞的有價值信息比例更大。

後來類似的質疑不斷有人提出,

但Granovetter的理論還是經受了考驗。

 

所以弱聯繫理論的本質不是「人脈」,而是信息的傳遞。

親朋好友很願意跟我們交流,但是話說多了就沒有新意了。

最有效率的交流,也許是跟不太熟悉的對象進行的。

這個猜想怎麼證實呢?

 

 

誰給你的信息才重要?

臉書團隊做過一項設計巧妙的統計研究!

現在有了網絡,

研究人員可以更好地分析我們是通過什麼聯繫得到新知識的。

比如你在各種社交媒體上經常閱讀和轉發來自網友的各種推薦,

那麼是親密好友的推薦更有用,還是弱聯繫的推薦更有用呢?

Facebook的數據團隊2012年針對這個問題做了一項設計得非常巧妙的研究。

研究者有個簡單辦法判斷你跟各個網友之間的聯繫強弱。

比如說如果你們之間經常互相評論對方發的狀態,

那麼你們就是強聯繫的關係,否則就是弱聯繫。

 

這項研究統計人們在Facebook上分享的那些網頁鏈接,

如果你分享這個鏈接,

你大概認為這個鏈接是有用的。這種分享有兩種可能性。

一種是你的朋友(不管是強聯繫還是弱聯繫)先發了這個鏈接,你看到以後轉發。

另一種是你自己獨自發現這個鏈接。

我們可以想像,前一種方式發生的可能性肯定要比後一種大,

社交網絡的作用就是讓網友向我們提供信息啊。

Facebook的這個研究通過隨機試驗的辦法來跟蹤特定的一組網頁地址,

結果發現別人分享這個地址給我們,

我們看到以後再轉發的可能性,

比我們自己看到這個地址直接分享的可能性大五倍以上。

這兩種可能性的比值,

也就是網友分享的放大效應。

 

 

結果發現:我們的轉發行為「會偏心」!

我們的轉發行為是相當親疏有別的,

我們更樂意轉發「強聯繫」分享給我們的信息。

統計發現如果強聯繫發給我們一條信息,

我們轉發它的概率大約是弱聯繫發過來信息的兩倍左右。

這個理所當然,強聯繫之間本來就有類似的興趣。

有人據此甚至擔心,

社交媒體是否加劇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個局面?

我們會不會因為總跟志趣相投的人呆在一起,

而把社交圈變成一個個孤島呢?

 

不用擔心。我覺得這個研究最巧妙的一點是這樣的:

它不但比較了我們願意轉發強聯繫還是弱聯繫,

還比較了兩種不同聯繫的放大效應。

強聯繫的放大效應是 6,

而弱聯繫的放大效應是9。

也就是說同樣一個網址,

你看到一個弱聯繫分享給你你再轉發的幾率,

是你自己發現這個網址再分享的幾率的9倍。

再說白了,

就是強聯繫告訴你的有用信息,你自己本來也有可能發現;

而弱聯繫告訴你的有用信息,他要沒告訴你你恐怕就發現不了。

這個性質和當年Granovetter說的何其相似!

 

然後再考慮到人們接收到來自兩種聯繫的信息總量,

把它們用相應的分享幾率加權平均之後,

發現來自弱聯繫信息的影響力遠遠超過強聯繫。

也就是說,

雖然人們重視強聯繫,人們的大部分知識還是來自弱聯繫。

 

現在「弱聯繫」理論已經被推廣到了任何新消息或者新想法,

不管你是僅僅想學點東西,找工作,還是創業,

你都應該避免成熟圈子中的「強聯繫」,而應該走出去追求「弱聯繫」。

 

想要有更多創新?那就 “別跟熟人合夥" !

已經有統計表明,

從弱聯繫那裡獲得想法,乃至於與弱聯繫合夥創業,

有利於提高一個公司的創新能力。

社會學家Martin Ruef進行問卷調查,

調查了766個在美國西部某個大學(其實是斯坦福大學,儘管論文裡並沒有明確說明)、

獲得MBA學位,然後又曾經至少嘗試過自己創業的「企業家」,

他想從中發現弱聯繫和創新的關係。

Ruef統計了這些MBA們所創辦公司的人員構成和信息來源,

並且使用各種辦法評估這些公司的創新能力,

比如考察是否推出了新產品或者新的銷售手段,是否打入國際市場,有多少專利等等。

 

真正的刺激,竟然是陌生人給你的!

是從哪來的想法直接刺激你創業的?

Ruef發現,這個創業想法來自與家人和朋友這些強聯繫討論的,只佔38%。

而來自與客戶和供貨商這類商業夥伴這些弱聯繫討論的,則高達52%。

另有人則是受媒體或專家啟發。

可見好想法來自弱聯繫這個定律從創業之初就管用。

 

看來經常出去參加飯局的確比在家呆著強。

但是那些連飯局都不參加的創業者有可能更強。

現在我們再考慮公司開起來以後的信息來源。

如果你在創業過程中的信息網絡主要由弱聯繫構成,

你的創新能力是那些指望強聯繫的公司的1.36倍。

而如果你乾脆不靠熟人,

直接從媒體和不認識的專家那裡獲得信息,

你的創新能力則是強聯繫公司的1.5倍。

而從社交網絡來看,

跟前面英國數據的結果一致,

你的社交網絡越多樣化,你的創新能力就越強。

那些擁有極度多樣化社交網絡的企業家,

他們既有強聯繫也有弱聯繫,

還接受從未打過交道的人的意見,

其創新能力是那些只有單一社交網絡的人的三倍。

 

(圖片來源:網路)

 

雖是如此,大部分創業團隊仍然由家人和朋友構成。

強聯繫團隊和弱聯繫團隊的數目對比差不多是五比三。

所以我們看到中國人搞家族企業,

或者好友合夥創業,也只能理解,

就算是斯坦福MBA又能怎樣。

而Ruef使用一個創新評估模型發現,

弱聯繫團隊的創新能力差不多是強聯繫團隊的1.18倍。

更進一步,

如果這個團隊成員在此之前從來不認識,

那麼這個團隊的創新能力還可以更高一點。

 

但是人們很難拒絕強聯繫的誘惑。

比如在我們心目中風險投資這個行業的人應該是比較理性的人,

或者至少應該是比較冷酷無情的人,對吧?

但是就算是這幫人也會犯追求強聯繫的錯誤,

而這個錯誤使他們付出了相當顯著的代價。

 

哈佛研究:你願意和什麼人搭檔?

這是一項非常新的研究。

2012年六月,

哈佛大學商學院的Gompers, Mukharlyamov, 和Yuhai Xuan ,

發了一篇名為《友誼的代價》的論文。

這篇論文考察了3510個風險投資者,

以及他們在1975到2003年間11895個投資項目。

有些人選擇與自己能力相當的人合作,比如大家都是名校畢業;

但更多的人選擇與自己的「熟人」合作,比如是曾經的同學、同事,

或者僅僅因為二人是一個種族。

這個研究發現,

按能力搭檔可以增加投資的成功率,

而找熟人搭檔,則會極其顯著地減少投資成功的可能性。

 

超神奇!種族的影響力竟然比能力還強!

這些人願意跟什麼樣的人搭檔呢?

能力是一個參考因素:

如果兩個人都是從名校畢業,他們發生合作的可能性比一般人高8.5%。

但更大的參考因素是關係:

如果兩個人是同一個大學的校友,他們合作的可能性會增加20.5%。

而關係親還不如種族親!

如果這兩個人是同一個種族的,他們合作的可能性會增加 22.8%。

 

那麼不同類型的搭檔關係,對投資成敗有什麼影響呢?

兩個風險投資者中如果有一個是名校畢業的,

其投資的這個公司將來能上市的可能性會提高9%。

如果他的搭檔也是名校畢業,則提高11%。

所以按能力選搭檔,

哪怕你把能力簡單地用學歷代表,都的確能增加成功概率。

可是如果選一個以前跟你在同一個公司幹過的同事搭檔的話,

會讓風投成功的可能性降低18%。

如果選校友,降低22%。

如果選「族人」,降低25%。

 

看來風險投資的最佳合作夥伴,

應該是一個從來沒跟你進過同一個大學,

從來沒跟你在同一個公司工作過,

而且跟你不是一個種族的高學歷者。

 

 

所有人都喜歡強聯繫,

哪怕是風險投資者和斯坦福MBA也是如此。

我們願意跟他們在一起混,

我們願意給他們打電話,

我們願意轉發他們的微博。

但是熟歸熟,工作歸工作。

當我們考慮找人創業,找人合作,哪怕是找人瞭解什麼信息的時候,

「弱聯繫」才是最佳選擇。

現在社會學已經有了足夠多的證據說明,

對工作來說,同鄉會和校友錄不是擴展人脈的好地方。

 

雖然文章很長,但是看完超震撼的~

除了平常很熟的親友外,

你還需要 “分享給 「弱聯繫」的朋友" ,這是你富生活的起點喔!